您现在的位置:黎川教育网 >> 教育科研

未来语文猜想

[来源: | 作者:【宏村中学】饶国辉 | 日期:2017-06-15 | 浏览531次] 【大 中 小】

        从形式来看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、学科实践活动已经全方面融入考题中,语文也是如此。

  □语文

 

  传统文化将成为未来学习热点

  长期以来,语文课程内容被窄化为阅读训练、写作训练,老师和学生围绕几道考题练习,直接导致语文考题所涉内容偏窄,严重影响了学生的视域;机械训练使得学生讨厌本应该生动有味的语文课程;学生思维被固化,学生学习不是发展自己,而是套牢自己。在对学生的相关调查中,语文课程一度成为最不受欢迎的课程。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很多,其中最直接的就是高利害考试的单一评价,考试内容的过分集中,考试与课改脱节。在2015年北京中考语文试卷中,微写作、书法作品、连环画等纷纷出现在考题中,折射出未来语文学习的新变化。

  >>变化

 

  不光考“智”还要考“德”

 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教材中心专家朱传世认为,2016年的北京市语文中考试卷体现了课改的成果。2017年的成果,则要拭目以待。

  朱传世说,以前命题有一种成见,认为“做人”“情感”“态度”“价值”等是考不出来的。因此,出题人更多是琢磨“智”的考查,而忽略了“德”的渗透。今年北京市中考命题打破了这些论断,各科都加入了“德”的元素,既旗帜鲜明,又与“智育”的考查相得益彰。

  同时,在2016年的中考语文试卷中,涉及书法、匾额、对联、兵法、连环画、京剧、古代文言名篇、古代文学名著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门类,明显加大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考查力度。

  专家指出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彰显不足、经典文学作品阅读量不够、作文教学程式化、语文教学与其他学科以及社会实践整合不够充分”。这些问题是窄化课程的集中反映。这些问题在今年的中考语文试题中都有方向性的引导,不难看出,未来将成为语文学习的一大方向。今年中考语文试题中加大了对中外经典文学作品,特别是红色经典的考查力度。从数量看,考查涉及到鲁迅的相关作品、都德的小说《最后一课》等,共18种之多,题材和体裁各异。这也给未来阅读课程的整体规划、课程开发、课程设置、课时安排、阅读书目的制定、阅读素养的提升等提出了新的命题。

       微作文“写”以致用将成方向
  “作文已死”,“语文三怕”,无不道出了写作课程遭遇的尴尬:学生不愿写,教师不愿教,食之无味,弃之不让。这种局面被中高考的“微写作”打破了。
  《北京市基础教育语文学科教学改进意见》明确指出“用’微写作’形式解决实际问题”,这便是“写”以致用。记者了解到,在学生的写作中,很少教师引导学生为 “用”而写,学生写出来的文章也极少是为解决问题而写的,绝大多数都是为教师打分数而写的。“写”和“用”基本没有关联。
  但是,今年中考两道供考生选择的微写作题,一道是读后感,一道是观后感,强调经验和参与后的写作,主张发展有冲动或需求的写作。这和此前过分强调结构和文辞的写作模式相比有更大的吸引力,也符合写作发生学的基本规律。朱传世认为,未来的写作课程,要更多关注基于问题解决的实用写作,同时还要关注所有学科的写作,而不仅仅是语文课程里的写作。
  此外,语文与多学科整

 >>未来方向

 

  重视隐性评价不做“书呆子”

  今年北京市中考“大变脸”,变的主轴就是通过考试支持正确的课程方向。这在语文课程的考试中不同程度地得到了体现。朱传世表示,以往对情意价值的考查大都是就知识考查知识,干巴巴的。今年则增加语境,还原知识的原发地,使知识考查鲜活起来,如语音、笔顺、标点符号、词语释义等的考查;增加情感色彩,让考题具有教育功能,如革命传统教育、现代精神的培育、民族精神的培育等诸多方面。

  过去,语文课程中情感、态度、价值观等隐性课程是不考的,因为大家都认为不好考,考了不好评分。今年这类考查也一一实现了。评分方面,隐性的情感、态度、价值也被纳入了标准,如作文评分,思想性和表达的规范性、表述的文学性同等重要。

  此外,他也提到了校本课程的重要。以前只考国家课程,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在中考中基本没有体现。今年中考,将以地方课程课时实施的综合实践活动整合进来,要求学生写参观博物馆后的观后感,如果学生没有真实参与,或者参与过程中只是“到此一游”,会影响微写作分数。按照北京市考试改革的方向,未来中考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的比重要逐年地体现在试卷中。朱传世认为,学生损失最大的还是成长过程中的经验、体验与感受,连锁反应的结果便是学生或者缺少思想和观点,或者缺少支撑思想和观点的材料,或者漠然于情感、态度和价值,变成逐分的书呆子。